卖淫团伙“小姐”随叫随到按姿色等级报价(图)

发布日期:2019-08-13 09:25   来源:未知   

  “白领、学生妹、模特,24小时上门服务”,最近不断有人向警方举报,在南京不少酒店中发现了印有暴露的女性照片的小卡片。根据这一线索,齐中网齐中网,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日前组织了一次专项行动,一举捣毁了一个隐藏在这些色情小卡片背后的组织卖淫团伙。他们专门雇人制作卡片并到酒店分发,接到招嫖电话后,还实行卖淫女“送货上门”,按照姿色等级报价,如果嫖客不满意还可免费“换货”直到满意为止,气焰十分嚣张。

  今年5月底,玄武公安分局后宰门派出所接到不少群众举报,在辖区内一些宾馆中,经常会看到一些印有暴露女性照片的小卡片从门缝中塞进客房内。这些小卡片上写着“特别推荐:走秀模特、清纯学生们、靓丽白领”、“24小时上门服务”、联系电话等字样,赤裸裸地进行宣传。据举报人反映,发放这些小卡片的大多是一些年轻人,他们混进宾馆后不干别的,先坐电梯到顶楼,然后一层层客房往下发。由于他们速度很快,酒店方面防不胜防。

  接警后,派出所立即安排民警对辖区内宾馆进行走访,果然发现了这些小卡片。在这些小卡片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真的是吗?后宰门派出所刑侦副所长王其华立即将这一线索上报到分局。玄武分局胡士宁局长、吴晓马副局长立即指示分局刑警大队和后宰门派出所抽调精干警力侦查此案。经过一段时间的摸排,玄武警方发现,在这些小卡片背后确实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组织卖淫团伙。“根据我们蹲守侦查发现,有小卡片出现的宾馆,一到晚上9、10点钟就会有一些打扮妖艳的女子出现在宾馆附近,或进或出,其特征很像是卖淫女。”王其华说,而且从卖淫女的数量看,这个团伙人数不下20人。经过几天侦查,玄武警方基本上掌握了这个组织卖淫团伙的活动规律。哪里的青岛二手房价格比较真实?,为了将这一团伙一网打尽,警方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暗中布下一张大网,等待着最佳收网时机。

  6月16日晚9点,玄武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会议室, 50名便衣民警在此静静等候指令。9:10,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于志杰向参战民警通报了前期侦查的相关情况,由于团伙活动的范围很广,于志杰将民警分成10个小组,其中8个行动小组对涉案嫌疑人分头实施抓捕,另外两个机动小组应付突发情况。9:30,王其华带领的小组守候在黄埔路附近某酒店,这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郎匆匆忙忙地进了酒店。“跟上去,卖淫女出动了。”在王其华的指令下,一便衣民警悄悄地尾随那名女郎进了酒店。10分钟后,便衣民警发来信号,称女郎进了一间客房。

  “行动!”随着王其华一声令下,民警直扑这间客房,破门而入后,一男一女全身赤裸慌乱地用被子遮挡着身体。在民警的盘问下,两人承认正从事色情活动。与此同时,在山西路、夫子庙等地的宾馆中,一对对正在从事卖淫嫖娼活动的男女被抓获。经过突击审查,警方很快明确了这个组织卖淫团伙头目的所在地,迅速将组织卖淫的“老板”和其同伙抓获。抓捕当晚,玄武警方全城搜索,共抓获卖淫女和嫖客8对,抓获组织头目两人,一个组织卖淫团伙基本被摧毁。据民警介绍,这些卖淫女年纪都不大,很多都是85后,甚至还有90后。

  6月16日晚上,记者跟随一路民警亲历了抓捕过程。当晚10点,记者跟随民警来到栖霞区某小区。经过前期侦查,一对卖淫组织的头目就藏在这个小区的一栋楼的一楼。民警进入小区后,安排一名便衣女警察和三四名男警察来到一楼,另外几名警力布置在楼前小院墙外,以防嫌疑人逃跑。民警敲了半天门,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民警知道人肯定在里面,便镇定地继续敲门。终于,一名脖子上挂着金项链的男子开了门,问民警干什么,民警出示了证件,表示正常办案例行检查。进入屋内后,民警看见了另一名女子,该女子神色有些异样,坐在床上,似乎在努力遮挡什么。民警请她起来,但她坚决不起来,无奈,只好由女民警拉开她。其他几名男民警在床底下一搜查,发现有个撕掉了好多页的小本子,还剩下几页,上面记着一些电话。

  “这是什么?”面对民警的询问,该女子说不知道。民警继续到橱里搜查,女子连忙扑上去阻挡。至此,民警已基本清楚,本子上记的肯定是卖淫女的联系方式一类的东西。随后,那名男子和女子都被戴上手铐带走。

  经审查,该团伙的组织架构和活动特点逐渐清晰。“这个卖淫团伙组织相当严密,分工特别明确。”王其华说。据该组织头目“老板”交代,NBA新赛季将于10月23日打响 首个比赛日湖人vs快船 2019-08-05,该卖淫团伙雇人分发色情卡片,嫖客根据卡片上的电话和“老板”联系,“老板”和嫖客谈妥价格后联系卖淫女,卖淫女去嫖客所住酒店。王其华说,分发色情小卡片完全是“老板”“外包”出去的,在行内有专门的发卡公司,“老板”花钱让这些公司制卡,然后再掏钱让公司雇人发卡。“这种卡片一张也就两毛钱,老板一般做一次就要1000块钱,相当于5000张卡,要发很多个酒店。”而那些卖淫女,基本上都是从一些色情场所找来的。“老板实际上就是介绍卖淫,有嫖客招嫖,他就联系卖淫女。”

  王其华说,按照“老板”和卖淫女的约定,双方对半分成。所以“老板”要派专人送卖淫女去嫖客所住酒店,一方面也是为了监督她,不让她赚外快。一旦发现卖淫女私自留钱,以后便不会再给她介绍生意。那些色情小卡片上所谓的白领、学生妹、模特,都是“老板”瞎说的,不过他们倒是按照卖淫女的姿色等级设置不同的价格。“白领400元,学生妹600元,模特是800元。”“老板”会根据嫖客对卖淫女的要求开价,只要上门的卖淫女能糊住嫖客,钱就赚到手了。另外,“老板”也向嫖客承诺,如果对上门的卖淫女不满意,只要嫖客给个打车费,可以无条件包换,直到嫖客满意为止。 目前,该卖淫团伙涉案人员中已有一名组织者被批准逮捕,此案仍在进一步深挖之中。

  在夫子庙附近一酒店,民警经过守候发现,当晚有卖淫女在此卖淫。“刚才有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进去了。”蹲守民警说。“我们快进去。”带队领导立即带着民警进酒店查处。就在进酒店的一刹那,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从酒店出来,跳上一辆出租车走了。民警赶紧上楼抓嫖客。在房间内,一个1988年出生的小伙子完全被民警的阵势吓呆了,竹筒倒豆子般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小伙子是个跳街舞的,这次到南京来参加比赛。当天晚上,他看到了色情小卡片后,便按照上面的电话进行了联系,并约了一个“学生妹”来见面。

  “我什么都没做,那个卖淫女连门都没进。”小伙子辩解着说,卖淫女来敲门后,他先通过猫眼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卖淫女长得不好看,他不满意,于是决定不开门了。之后,卖淫女敲门敲了很长时间,还给小伙子打电话、发信息,骂他不守信用。后来记者听其他组的民警说,这个卖淫女并没跑掉。原来,当晚她被小伙子拒绝后,很快又接到了“老板”的指令,马上打车奔赴湖南路的一处酒店。不过可惜的是,这里的嫖客也没看上她,正当她要离开时,被民警查出堵个正着。

  在查处了夫子庙这个点后,已经接近零点,民警来到了明故宫附近。据蹲守民警报告,这里的酒店也同样有卖淫女出没。可是,民警查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难道卖淫女已经交易完走了?”正在民警感到纳闷的时候,一个着装妖艳的女子从旁边一栋公司大厦中走了出来。“这么晚了穿成这样能是什么好人?”民警立即上前查问。

  这一问可不打紧,果然是个卖淫女,不仅从其身上搜到了避孕套等物,还有600元嫖资。据卖淫女供述,嫖客就在大厦中。经过一番搜查,民警在大厦内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中找到了嫖客。原来,嫖客是一名公司职员,在安排客户住宿的时候,从宾馆中拿到了色情小卡片。于是,他便和“老板”取得了联络,谈好价钱后,他让卖淫女到指定地点,他就在那里等。可能是为了省钱,也可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这名公司职员并未带卖淫女去宾馆开房,而是将其带到了公司的办公室进行交易。听了嫖客的供述,查处民警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在宾馆中找不到卖淫女,原来换了地方。 (杨维斌 罗双江)